欢迎光临吉林美食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小吃 > 正文

傲江山:餐饮领域创业 为何投资人说口味不重要?

吉林美食网 | 时间:2019-09-29 15:25:12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餐饮项目创业多,好味道、好团队、好环境、好创意,究竟哪个更受投资人青睐?今天的主题:餐饮领域的创业。    做客直播间的是——    李恒,小恒水饺创始人    朱拥华,联想控股责任董事    【个人介绍与创业初衷】    李恒,85后,深爱音乐,从大学起就连续创业,为什么会在水饺领域绽放?    李恒:自己的话就是用匠心来包出 有温度的饺子的小恒水饺,从音乐人转行做水饺,是用音乐人的匠心来包出 有温度的水饺。    我个人的财富资源会比较早一些,因为我创业比较早,那个时候投了一家中餐馆。我的音乐公司,当时我赶上了音乐 顶峰,然后开始下滑,我当时就在思考行业,其实当时会有个恐慌,就在想我才20多岁,音乐公司不可能有一天倒闭了吧。但是后来突然间我发现,因为我投资了中餐馆,然后发现了饺子的这个品类,我发现原来上下五千年中国的餐饮文化那么悠久,饺子是很重要的一个品类。    团队介绍——    李恒:我的团队其实之前有发过一篇文章讲就是小恒水饺的团队基本上都来自于世界五百强的高管企业。所以我坚持小恒水饺是用更优秀的团队来打造 有温度的饺子,我们的团队基本上都来自于餐饮级别的,甚至于五星级的企业的这种就是 的高管团队。    投资人朱拥华与李恒的小恒水饺一见钟情,究竟被什么吸引?    朱拥华:那天是一个股东会,我去早了,正好在SOHO溜达的时候看见这个店,四点多钟,我当时看到小恒水饺四个字,感觉这名字起的不错,因为我做投资,首先关注的是你起的名字,会潜意识根据你的名字感觉到你是不是真的想把这件事情想做好,进去看了一下,店面很小,十几平米,然后价格也不贵,大概就是均价20块钱左右,员工都很热情。为我这个黄石中医看癫痫品类看了很多家公司了,这一家就只做垂直的品类,我要了一盘尝了一下,感觉不错,我跟他一个员工说特别想跟你们老板认识一下,这也是我一贯的伎俩了。    我觉得坦率的说我觉得他很坦诚,这么多年投消费品我得到了一个经验,在这个行业当中,尤其是餐饮和快销品一定要投资那种有毅力的人,因为这个行业比较苦。他有一句话挺打动我的,我特别希望你进来我这个公司能够成为你的 后一家公司,在这儿退休。这个其实我还这么多年 次听说。    【项目本身】    小恒水饺专注在北京的写字楼商圈,目前已经有30家门店,中央厨房位于河北,工厂里包速冻送至门店里水煮,配以其他小菜。    模式陈述,重在口味、速度还是环境?    李恒:我在外边演讲好多人都问我你怎么去看你的竞品,其实我想说中国的餐饮市场太大了,其实不存在竞争,大家在共享这个市场。第二点,就是说怎么看待他们?其实打的模式不一样,比方说东方饺子走的是大店模式,他有炒菜,比如说鸿毛饺子,鸿毛饺子其实他走的也算是小店模式,但是他加盟,我们是全部直营,我们打的就是 简单的快餐模式,只有饺子、小菜,饺子汤,饮料,我们打的是一种轻模式,叫快餐模式。第二其实我们更重在的是口味,我们更在乎消费者的口感体验,要以产品为王。好多人会让我讲一下品牌宣传怎么做,后来我的 句话就是“品牌的核心是产品”,产品是你的 品牌,只有你的产品好了,你才能够去谈其他的。    李恒:其实速度我们依然在讲,比如说有一次我在徐老师家,然后晚上我给他煮饺子,他看我看表,他问我干嘛,我说我们在研发5分钟出饺子,现在我们真的是可以做到。    【餐饮难题】    用户体验:服务员都非常阳光、热情,餐饮企业管理上的难题如何破解?    餐饮行业的老刘:我们门槛很低,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因为这工作很好找,因为它没有任何保障,像我们这个餐饮一般都没有签合约,什么都没有就是工资加奖金,没有约束,不高兴了就说,老板我不干了,你说不开工资,工资我不要了,就是这样的,一个餐厅 头疼的就是找人了,几乎天天在求人,找人,这个恶性循环根本就固定不下来,记忆 深刻就是刚开始给我们干的都是一帮小姑娘,干到 后就是大妈型的,小姑娘根本就不干这个餐饮服务员,越来越难找,工人工资涨的非常厉害。    李恒:那其实我想就是要让员工绽放,就是这种绽放你不能说只是说说而已,你要真的让他去切实的感受到。比如说好多人会说,很多老板许的都是很远的,比如说IPO,上市、分股票,这些我都会说,但是其实对于员工来讲他们看不见,那么你能许到的诺是一个短期内癫痫病发病的原因都有什么的,就是你能够让他们看得见的,能够让他们实现的,你每一次说的话你兑现了,员工就会越来越相信你。我对他们讲,我们要让你们做到退休的企业,这个是很远的。我们所有的员工都是正式去签劳动合同的,而且我们把他们的五险全上上。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工资很稳定,我们讲一个例子,我们的工资是按照国企的制度,按工龄来算的,一年北京哪里看癫痫病一涨。    餐饮行业的老刘:做餐饮就是在写字楼里面租一个店面,3万一个月的100平米左右的房子,从装修完再开业我估计要60万起步,这都干了5年,投资这块一年就120万,100平米的房子,房租,折损, 少50万,人员还得管吃管住,做餐饮是有特殊性的,你知道只有中午生意好,下午没人,在写字楼里面,逢年过节也没人吃饭,给人感觉很火,但实际情况让人头疼。    朱拥华:现在以这种门店形式出现,不论你是餐饮还是快消品,大家都会面临着房租和人工的问题,关键解决的方式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收入的增长。这个行业的特点是,它分成两种区域,一种区域就是CBD,坦率的说周一到周五上班已经上够了,周六日一定是没有人的,40%的上桌率,坦率的说还可以,反而周六到周五会相对少,我们是大约按照这种规律去来进行规律性单店之间的对比,我们会发现好像李恒,能够有一个很高的天花板的收入来解决他所面临的这个问题,归根到底就是单店盈利模式,你的模式确实可以解决你现在所处的这种困境,包括周黑鸭月底就要上市了在香港,因为现在也是公开的20多亿的收入,5.5亿的净利润,其实只有500多家店,每家店的收益率是非常高的,也是一样的道理。    【融资】    小恒水饺的融资之路顺利异常,种子轮是真格基金,天使轮是朱拥华百万级,今年初大A轮融到了5000万,算一下,估值大几亿。    互联网+餐饮创业项目很多,为什么你的融资会如此顺利?    李恒:我觉得首先还是自己要做好,就是还是要把小恒水饺自己的模式跑通,我们这几轮还都蛮顺的,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我们自己,我经常跟我的团队讲不要依赖投资人,投资人从来都是锦上添花的。    朱拥华:我这么理解融资,确实是一年的时间,去年的三四月份他融到了种子轮,徐小平这轮,今年第二月份拿到第四轮,我觉得融资的企业有个特点,两种公司,一种公司是需要资金去融资,一种公司是不需要资金去融资,往往不需要资金去融资的很快。像周黑鸭这种项目,他确实现在很火,马上上市了,还是小恒水饺,虽然我们的店面不是特别多,但是一年确实也开了30家,你会发现它的现金流很好。那么这种公司去融资非常容易。    傲江山:餐饮领域创业 为何投资人说口味不重要?    你听过海底捞融资了吗?大董融资了吗?没有,他们都不需要融资,可能海底捞一年大约70多亿现金流的流水,实际上李恒大约是在这么一种情况下进行融资,我们其实也是会去沟通你的融资目的是什么,其实他还是比较简单的,就是他确实非常希望能够把水饺这个品类,在中国做出一个非常支柱型的产业,类似比如说现在的周黑鸭,或者以前老干妈这种。老干妈也是一个很细分的品类,饺子绝对不比这个品类小,但是很碎很繁。他现在这个年龄,一个85后,希望能够把这个事情做起来。我觉得他还是比较理性的,就是每一轮的估值涨的也很快。    职业规划是什么?    李恒:今年年底的时候我会配合小恒水饺的宣传发一张的创业专辑,这个应该算是他可能就拿到音乐圈来说这张专机应该是更好听的,拿到创业圈来说这类专辑应该是 鼓舞人心的。    投资人受得了如此的一心二用吗?    朱拥华:我不能代表所有的投资人,我恰恰不是特别喜欢那种创业者非要成功的类型,我们无论哪次见面告诉我你一定要成功,这样的现在蛮多的,尤其是中早期,其实还是刚才说的做这个行业一定要有毅力,有恒心,会生活,我才能相信你能够把这个事业做到十年,一般来说,这是我自己的计算风格,跟我出来干十年,一般就干五年,跟我说干五年的三年,跟我说干一辈子的 少干十年。所以李恒我对你的判断差不多十年。    【场外项目,投资人把脉】    北京望京soho的面馆“无非面谈”,创始人王厚智从路边摊做起,如今已经准备开第二家店,他的创业故事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从0到1。    王厚智:我是“无非面谈”的创始人,我们这家店 早是在2015年年初在望京SOHO附近一个小区的板房做起来的,大概那个板房运行了有一年多的时间,吃过了一些苦,我们转型成到这样一个互联网餐饮创业者,我们现在还是蛮欣慰的,在筹备第二家店。现在这家SOHO店大概有60来平。现在是一个微赚的状态。线下的产品是以面条为主,然后线上的话,我们也会做一些文艺周边和原创周边的一些东西。朱总对我们是否感兴趣?    朱拥华:我对面其实已经跟踪了好几年了,北京 早晓东面馆,我跟两位创始人关系也都是很近, 终没有投资这家公司,包括更近这一年时间不光是北京,在广州、在成都都有很多这种面,我经常听到一些项目,跟吃有关,我坦率的说,这个品类我会有点担心。其实这几家公司,你现在可以去看,他的面不到一半,基本上做一些快餐,一些米饭来配。他们的初期以面为主,后期也开始出现别的品类,SKU开始增长,我在计算这种方式,可能面作为一个独立的主菜,会出现一些问题。我会比较专注垂直的品类,所以小恒的水饺,包括周黑鸭,我会更希望企业会把它做的事情作为一个垂直,看到面这个品类,我到现在只能说我自己还在打一个问号,我会关注,但是是不是要下手,要观察,也要尝一尝。    其实我个人认为快餐的东西不要太贵,20多块,30块应该顶天了,因为是快餐。我们不能寄希望于二三十块钱的东西你品尝出一个神奇的感觉来,我觉得从投资人的角度,你的价格和你的味道是合理的,这就可以了。    长春的博崛餐饮目前在众筹一个项目“战鼓擂蒙古烤羊”,总投资450万元,每份投资认购4.5万,目前已经有40%认购率。创始人 高宇    高宇:“战鼓擂蒙古烤羊”这个项目是基于对顾客的一个定位是在30到50岁之间,城市精英、企业中高层这样一个顾客定位做的这样的项目,人均消费定的是80到150人左右,产品主要就是蒙古烤羊,我们选入的羊是来自内蒙古的黑头羊,这个是我们的一个项目定位,我们的品类是希望做到蒙古烤羊专家,我们主要在做东北的餐饮,还没有一个成型的烤羊品牌,所以我们也希望这个品牌能够占据顾客。我们的品牌主要是结合草原文化与现代国际理念,把这两者进行结合,让顾客对它有认知,然后又能有差异。众筹这次项目我们预计总投资是450万,分成100股,每一股是4.5万,上限是3股。众筹的目的主要是因为我们众筹的对象实际就是我们的一个准客户,就是以众筹的模式在做这件事情,能够快速的推进这个项目。    朱拥华:两个角度, 个角度说这个项目,我觉得在北京做烤羊肉串、烤羊还是有一些机会的,就像烤鸭即使尽管 早的全聚德,还有一些新的这种品类正在冲杀,那么烤羊的这个品类我觉得是没问题的。从形式上来看,应该是一个大店的形势。 个建议就是位置一定要合理,一千多平米这个面积非常大,如果你想供应起,其实初期的投入只是一方面,后面房租、人工才是你应该要攻克的。刚才你说众筹的这批人就是你的目标客户,这可能会有点挑战,往往对消费者是不要控制的,往往消费者一定要量大,但是说到你消费者30到50岁,看似量很大,其实年龄段跨度有点大,在中国二到三之内的年龄段就已经成千上万的人了,也许是因为我之前没有去吃过,那么另外就是从 后一个角度,能不能不众筹,有几个朋友其实更近都找不到了,着慌着忙在哪待着呢,都是以这种众筹的形式在做餐饮,觉得这个能做的很好,但是你知道开店这种模式,在北京这种地方也是九死一生的,你不是做的特别好,就一个单店模式,那么你怎么去,你一旦要众筹的话,更多的不是来你这儿吃能占多大便宜,而是你能够赚多少钱,所以我觉得你选择这种形式,你要特自信,觉得这个尝试过多次没有问题,那么你可以按照,但是慎用这种方式。    很多创业项目估值高得毫无依据,你怎么看待估值,它只是故事吗?    朱拥华:今年三月份以后整个市场估值趋向合理,去年和前年整个的估值很奇怪,这种奇怪带动了整个的投资圈,投资人都在颠覆以往的谈判估值的方法论,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我了解到了很多的投资公司都很惨,我有不少的朋友因为一些项目,现在背负很大的压力。    2010年我就投资了周黑鸭,我只能说当时是一个很合理的估值下存在着,那到现在它仍然生存的很好,我希望还是要合理吧。